您好 歡迎來到超硬材料網  | 免費注冊
                    遠發信息:磨料磨具行業的一站式媒體平臺磨料磨具行業的一站式媒體平臺
                    手機資訊手機資訊
                    官方微信官方微信
                    鄭州華晶金剛石股份有限公司

                    郴州石墨資源整合牽動行業生態

                    關鍵詞 石墨 , 資源整合|2011-08-26 09:06:37|來源 環球石墨網
                    摘要 郴州市北湖區魯塘鎮,為全球最大的土狀石墨產地。石墨成就了當地人財富積累,但對礦山的亂采濫挖也由來以久。去年9月當地政府強行關閉了該地區所有礦井,并引入大型央企中國建材進行資源整合。...

                        郴州市北湖區魯塘鎮,為全球最大的土狀石墨產地。石墨成就了當地人財富積累,但對礦山的亂采濫挖也由來以久。去年9月當地政府強行關閉了該地區所有礦井,并引入大型央企中國建材進行資源整合。

                           中國建材全資子公司中建材投資有限公司2010年在郴州投資10億元注冊成立了南方石墨有限公司,以20億元從原礦主手中買斷資源,多數礦井已經進行交接。目前,南方石墨正在大舉招聘有采掘經驗的員工。南方石墨還計劃投資30億元建立石墨產業園,目前尚在選址。

                      政府希望借助整合實現石墨開采由亂而治,進行石墨深加工,這個目標在引入中國建材后顯得越來越近。但由于當地石墨資源已開采百年,優質石墨資源已開發殆盡,對于付出20億元收購資金的中國建材,能否獲得良好回報,當地人眾說紛紜。

                      在整合面前,依附在石墨礦上的魯塘鎮十多萬人的生活方式將發生變化,210個礦井的股東們已經拿到收購款,而眾多石墨加工企業的命運如何,還在等待答案。

                      石墨一度當煤燒

                      南方石墨在魯塘鎮租有兩個辦公樓,其中一個就在當地較為高檔的同祥賓館,據說租期是50年。站在同祥賓館前,可以看到西邊3公里外綠褐相間的山巒,魯塘人近百年來開采石墨和煤炭之后留下的褐色矸石,從山頂垂到山腳。這種景象,在汽車快到魯塘鎮時就能看到,部分山峰整體都是褐色的,就像人臉上抹了墨水。這里就是全球最大的土狀石墨產地,供應了全球大部分土狀石墨產品,并足以決定全球價格。

                      郴州石墨礦脈屬煤系礦脈,從臨武縣至桂陽城郊,礦脈長達28公里,最好的石墨處于北湖區魯塘礦,該礦區盛產的土狀石墨,又稱微晶石墨,是由煤炭經過擠壓等物理作用變成,所以往往和煤炭伴生,石墨的開采方式和煤炭沒有區別。出于安全監管需要,當地將石墨納入煤炭管理局進行管理。

                      魯塘街道上還印刷著支持整合的標語,一個標語寫著“誰亂采亂挖誰坐牢”。街道上冷冷清清,礦山封閉,不少外來打工者離開了,剩下的多是當地居民,還有做生意的商鋪老板。當地人講,以前這里挖礦的、搞運輸的、修車的、賣車的、賣礦山器械的、以及圍繞礦山做后勤服務的餐飲、賓館吸引了十多萬就業者,非常熱鬧。出租車司機何連國說,現在生意差得厲害,少了四分之三。

                      盡管礦山已經封閉近一年,魯塘鎮的路上還撒著黑色的石墨屑,礦山下的居民區兩邊房子上,也被染上灰黑色。這些灰黑色造福了不少當地人,在整個郴州,魯塘人以富裕和暴發戶多著稱,當地流傳著眾多礦山老板大分紅利的傳說。有十多個股東的礦井,每個股東每月就是20萬元分紅。魯塘礦區每年可為北湖區提供至少2個億的可支配財力,占全區財政總收入的三分之二,規模工業占到了全區總量的67%。

                      魯塘是個有著悠久歷史的老鎮,走出過明朝名臣何孟春,何孟春20歲時(1493年)即中進士,以剛直不阿名聞一時,曾任兵部左待郎、吏部左侍郎,死后加封為禮部尚書。魯塘鎮上多數人都姓何,郴州多數石墨老板都來自該鎮,在當地石墨開采有四大家族,分別為何善友、何良舟、何國富、李文松,其中3位都姓何。據說四大家族同時擁有礦山和加工廠,壟斷了出口貿易。

                      但在成就當地人財富積累的背后,是對礦山的無序開采。早在解放前,郴州就已開采石墨,從1950年~1990年開采比較有序,40年消耗石墨資源不到300萬噸,但1991年開始,受“有水快流”思想的影響,許多煤礦企業也超深越界爭采石墨資源,約300家企業在魯塘礦區亂采濫挖石墨資源。據稱2001年~2005年每年消耗的石墨資源就在200萬噸左右,也有當地人稱根據當地政府收到的稅費計算,石墨年開采量在400萬噸以上。當地官方統計,1991年~2005年的15年間消耗石墨資源2000多萬噸。期間,原來一直起到主導作用的國企魯塘石墨礦被迫破產關閉。

                      石墨開采量遠遠超過市場需求,以2005年為例,市場只需要60萬噸,而產量達200萬噸,市場無法消化部分就當做煤炭燒掉,石墨價格也和煤炭相差無幾。在燃燒上,石墨的燃點較低,其余性能和煤炭相差不多。

                      在當地,石墨當煤燒一度見怪不怪,但在專家看來卻異常心疼,近期退休的中國非金屬礦工業協會石墨專業委員會裴志翔秘書長表示,石墨是可以當煤燒,但煤卻不能當石墨用,石墨消耗一點少一點。

                      我國著名石墨專家、清華大學退休教授沈萬慈對此深感痛心,多次呼吁保護石墨資源。沈萬慈表示,如果將來天然石墨資源枯竭了,完全靠人工石墨替代天然石墨從技術上是做得到的,但成本非常高。

                      據了解,石墨除了可以用于鋰電池、顯示屏等高精尖技術領域,還是一些武器必不可少的原料,例如石墨炸彈,火箭噴管、原子反應堆等。業內將石墨和稀土相比,兩者相同點眾多,在國防軍工、節能環保中用途廣闊,都因為掠奪性開采價格不高。裴志翔表示,日本人趁國內惡性競爭價格下跌,儲備了不少石墨資源。

                           “礦口到處都是,千瘡百孔。”郴州市煤炭管理局石墨辦前主任李金山表示,“現在因為停止采挖已有一年,新長了不少草,去年看起來更為嚴重。”這樣嚴重的情況,嚇退了不少投資者,李金山曾引著十多批考察方到礦山上去,最后都走了。李金山剛開始強調礦山的困難,后來則對意向方說,礦口多證明資源豐富,打一個井下面就有資源。
                      自國務院2008年要求礦產資源整合后, 郴州市在決心引入資源整合者,前提是必須做深加工,原則上采礦證是3年~5年,為了資源整合,政府將周期縮短為1年,這就有利于收回采礦權。在不時出現的礦難面前,政府官員為了安全生產考慮,也傾向于推動整合,管一家公司畢竟更容易,同時,石墨資源的確到了不得不保護的程度。所以去年9月份的關停力度空前,整個礦區停電,并將軌道拆掉,封堵礦口。

                      據李金山介紹,去年郴州市領導到湖南省開會,碰到南方水泥(中國建材下屬公司)高管,談及石墨整合一事,成為中國建材到郴州投資的機緣。南方石墨投資20億元,其中魯塘礦區11.6億,桂陽縣荷葉、清和8億。收購礦區面積為45平方公里,共有210個礦井,7月份開始移交工作,其中魯塘有160個,只有4個還沒有移交。

                      在整合價格上,將礦井按投資、資源量等分為9類,收購價格從300萬元到1400萬元不等,據稱,有些礦井開采條件差,老板很樂意套現走人,不過當地也有人花3000余萬元剛收購礦山就遇到整合,當地人稱,石墨礦價格在互相倒手中上漲,估計這位投資者是高位接手。

                      目前,南方石墨已向礦主支付了60%的費用, 其他40%則因為進度沒有達到要求而有所遲滯。中國建材還希望拿出30%股份,吸引附近村民入股,每戶出資為5萬元,李金山表示,這其實是種利益捆綁,有助于在石墨開采中減少風險,他相信南方石墨前景遠大,“如果是我,我愿意入股。”不過據當地石墨老板稱,當地人認購并不踴躍,“這么點股份也說不上話。”

                      整合之后,整個礦區將從200多個礦井減少到20個,年計劃采石墨51萬噸,采煤炭156萬噸。產量將比原來大幅減少。

                      南方石墨工作人員告訴證券時報記者,深加工是企業能夠成為郴州石墨整合主體的前提,公司將不會出售任何原礦。

                      如果真如此,下游工廠的活路可能就此終結。據統計,郴州共有41家加工企業,其中郴州市區18家,北湖區魯塘鎮8家,桂陽縣境內14家。他們必須要有石墨原料才能生存下來。目前由于石墨礦區關停,石墨價格已上漲2倍有余,產品銷售市場已萎縮三分之二。

                      魯塘鎮太山里石墨制品公司董事長黃成長表示,為了維系客戶關系,公司現在四處收購石墨,原來宜章的騎田嶺出產的煤礦,現在被當做石墨(按揮發性劃分,高于4的為煤炭,低于4的為石墨,該地所產煤介于煤和石墨之間)也成了搶手貨,還有魯塘礦區一個山脈的地方,也在開挖石墨。“現在每噸有200多元的利潤,但找石墨很難,大多質量太差,潤滑度不夠。”

                      上述41家加工企業,其產品多是石墨粉、石墨球和石墨棒,這些產品是石墨的粗加工,絕大部分用在煉鋼、鑄造行業。魯塘人發財正是靠這些粗加工產品,但政府希望進行深加工,深加工后每噸石墨價格可達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不過技術要求較高。

                      “在煉鋼增碳劑上,石墨其實是可以用優質的煤替代的。”李金山表示,目前由于原礦價格高,市場特別是煉鋼市場接受不了,已用寧夏電煅煤、燒結煤、焦煤替代郴州土狀石墨。而日本也減少了石墨產品的進口量,2010年5月以來進口電煅煤、焦煤量占70%,石墨作增碳劑下降為30%,不足8萬噸。

                      就在中國建材入主之后,國防軍工企業協會近期也在郴州四處活動。沈萬慈對記者表示,“國防軍工多次找我要石墨深加工的資料。”李金山介紹,國防軍工在跟南方石墨的合作中只能有三種方式,第一種是南方石墨讓出,第二種是搞股份制,第三種是上下游合作,由于南方石墨已先入為主,退出的可能性不大。

                        多家石墨加工廠老板向記者表示,政府已對工廠做了摸底調查。接受記者采訪的多家石墨礦老板都希望政府收購,因為擔憂石墨資源被壟斷起來,生產難以為繼。但南方石墨并未透露是否有收購意向。
                      不過,在魯塘鎮太山里石墨制品公司董事長黃成長看來,對加工廠的收購結果可能不會很理想。“廠房里其實是一堆廢銅爛鐵,沒什么價值。”黃成長認為,企業最重要的資源是客戶,多年來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穩定的客戶群,加工廠一般不會去動別人的客戶,相比而言,私營企業在維護客戶關系上是有優勢的。如果廠房被收購之后,企業再到其他地方去投資,客戶也會跟著過去。此外,他認為在成本控制上民營企業也更有優勢。

                      作為郴州石墨“四大家族”之一 的何善友并不如此認為,他表示,除了魯塘礦區,外地的石墨資源并不多,質量也不好,如果客戶購買不到滿意的產品,就會主動找到南方石墨。據了解,郴州近年來又發現5處新石墨礦,這些礦的年產量都在0.5萬~1萬噸左右。問題的關鍵在于魯塘礦區之外石墨礦儲量有多少,這些新發現石墨礦儲量并未有準確數字。

                      井下情況復雜,也是石墨開采的隱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而自稱最熟悉井下情況的當地政府官員稱,政府在跟中國建材合作時,對石墨開采的描述過于樂觀,他認為井下情況比外人想象的還要差。

                      經年累月的無序開采,讓當地礦井之間互通,礦井積水一度無序排放而引起械斗,由于停產時間已有一年,礦山積水甚深,李金山估計排水費要1億元。此外,同樣由于無序開采,礦主總優先開發容易開采部分,優質資源基本已消耗殆盡。

                      截至1985年,郴州市詳查已探明的微晶石墨儲量3407萬噸,占全國已探明的微晶石墨總儲量的72.5%。實際上,最近25年的開采量已超過此數。當地估計,尚有千萬噸已探明石墨資源未被開采。

                      李金山解釋,當年探礦是截至海平面下50米,實際上現在開挖到海平面以下100米依然有石墨資源,湖南省國土資源廳和中國建材將對深度和廣度進行再勘探,保守估計石墨資源將至少再增加2000萬噸,這樣南方石墨將掌握3000萬噸以上的石墨資源。“但石墨質量可能不夠好,最好的石墨資源在海拔400米左右。”

                      何善友并不怎么看重石墨儲量,已開采儲量以及現保有儲量都不重要,他的思路是,關鍵是石墨資源現在是獨家所有,價格全是一家說了算,“南方石墨肯定能賺錢。”

                      資源壟斷對石墨價格影響巨大,1990年以前郴州石墨出口價在200美元/噸以上,1992年~1998年為110美元/噸左右,到2002年降到64美元/噸,近期則上漲到600美元/噸,1990年以前和現在,石墨開采量都很小。

                      郴州當地曾經試圖對石墨資源壟斷,2002年12月郴州市政府主導將主要加工企業捆綁成立了郴州魯塘石墨(集團)有限公司,實行統一生產計劃、統一品牌、統一銷售等政策,石墨價格在三個月內由64美元/噸,漲到95美元/噸,但由于未限量開采石墨原礦,許多廠家將加工廠搬遷到郴州境外加工,壓價與郴州石墨集團搶奪市場。郴州石墨集團于2004年4月清算解散,回歸無序競爭。

                      何善友被推選為該石墨集團董事長,他說,由于當時市場已失控,他主動提出清算,幸而沒有虧損。他認為,南方石墨不可能走石墨集團的老路,因為南方石墨能控制開采量。

                      何善友說,現在對南方石墨而言,重要的是加快復工步伐,因為復工越快變數越少,讓加工廠恢復生產,讓當地人有飯吃,這樣企業的阻力就會變小,才能賺到錢。

                      據了解,南方石墨的礦區規劃已在8月9日得到郴州市政府批準, 下一步將委托郴州市煤炭設計院進行技改設計。

                      中國建材決定投資前,曾向李金山咨詢,李金山的回答是,按年計劃采石墨51萬噸,采煤炭156萬噸計算,石墨可以賣10億元,煤炭也可以賣10億元,即使開采成本每噸從200元漲到400元,也依然有不菲盈利。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超硬材料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河南遠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超硬材料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超硬材料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聯系電話:0371-67667020

                    柘城惠豐鉆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河南聯合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亚洲成Aⅴ人片在线观看无码